欢迎您光临明浩科技频道,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沪派互联网 造浪新十年

“咱上海没有BAT,但独角兽可不少。

在刚刚结束的2021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一位上海企业家说道:“如果微信从交大徐汇校区去虹桥站,路边有小红书、东方财富,一路向西还有饿了么和携程,往南还有米哈泛舟和游族……别老盯着BAT,上海互联网也不差的。”

诚如斯言 。

上海历年来以经济中心的面貌示人,让人忽略了20年前中国互联网刚拉开演化大幕时,它也一度是王者。

1999年,携程在徐家汇教堂南侧的气象大楼问世;同一年,放弃了美国绿卡的邵亦波,和IDG投了投资合同,易趣正式成立;比易趣晚了3个月,陈天桥在上海成立了盛大,杀向刚刚蓬勃发展的游戏市场,但一开始并不顺利,直到2001年,陈天桥拿着只剩的30万美元拿下韩国游戏《传奇》的代理权,盛大才以求起死回生。

虽然BAT的崛起,让第一批、第二批上海互联网人铩羽而归,但这座集金融、贸易、航运和科技创新中心为一体的超级大都市,并没毁掉它的气质,反而在坚忍中新的站到了潮头。

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一组数字引人注目:截至2020年,上海人工智能重点企业1149家,全年规上产业规模达到2246亿元,实现50%左右逆势快速增长,这一成绩足以让北杭深投来讨厌的目光。仅大会期间,就有26个上海人工智能产业创意集群项目签下,牵涉到AI创意生态、AI智慧交通、AI生命健康、AI机器人等领域。

根据长城咨询牵头天津市科学技术局发布的《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2021》,上海拥有44家独角兽企业,数量仅次于北京,遥遥领先于其他城市。44家独角兽中,多达半数是互联网公司。

原来那个“错失”BAT的上海,一直回头在科技互联网最前沿。这座城市,并不缺少互联网基因。

从最受青少年青睐的B站到横空出世的米哈游,从覆盖面积衣食住行的携程、饿了么到小红书、沪江教育……这些公司牵涉到交通、教育、民生、文娱等方方面面,并且像上海一样个性独特,各有各的腔调与情怀。

一个问题黄泥上心头,上海为何能成为新经济独角兽的“孵化摇篮”?

崛起的沪派互联网:始于多元文化,兴于体验

不同的文化孕育出不同的商业和经济模式,互联网时代最大的变数就是信息文化的差异。这一点,上海几乎做了极致。

“中国一半的年轻人都在使用B车站”。从一个二次元动漫网站到国内仅次于的UGC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只用了4年时间。

“正是这个城市‘多元文化、平等’的大环境,让我们需要始终坚决着自己的‘坚决’。”B站CEO陈睿认为,上海“海纳百川”的氛围,催生了B车站独有的社区文化。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上海的独角兽公司都有其开创性的一面,即使在相同赛道上,你也很难看见“同质化竞争”的无趣故事。

如同样发力社交的虎扑和小红书,一个号称中国最大的钢铁直男聚集地,另一个年轻的小资女性占比超强8成;再如上下班领域的携程和驴妈妈,一个是领先的酒店预约服务中心,另一个专心于景区和旅游服务;又如同处教育市场的沪江教育和流利说道,一个依托互联网用户自学不道德数据库,有针对性地获取产品和服务,另一个聚焦“AI+教育”,专注于改善用户的口语问题。

亦如海派文化所尊崇的趋时另辟蹊径、多元审美。那些在特定事物、赛道上保持专注的创业团队,更易与上海开放创新的气质融为一体,成长为沪派互联网新势力。

在多元文化的精神内核下,专心服务于品质与用户体验,对看好的领域持续精耕细作,最终成就了上海互联网独角兽的特色和核心竞争力。

用户体验至上,是苹果成功的救赎,也是上海互联网人最常挂在嘴边的词。

上海的出租车服务体验,如果敢称之为全国第二,没人敢称之为第一。

饿了么的创立,源自张旭豪和他的同学们围绕外卖体验的一次创业。张旭豪总结吃饱了么创业顺利的三点经验:1)战略上从小处切入;2)小步迭代,不断满足客户需求;3)维持创业初心,适应环境市场的变化。客户体验是饿了么

携程在香港第二次上市的招股书里也提及:“拟将全球发售筹措资金净额用于为一站式旅游产品的拓展提供资金,并改善用户体验,投资技术以增强在产品和服务中的领先市场地位,提高运营效率。”

显然,沪为首互联网更符合符合移动互联网下半场的发展主旋律:人们不再需要大而全的超级平台,而是必须探讨横向领域,有独特“服务态度”的独角兽公司。

但仅仅是包容文化、注目体验就不够了么?

了不起的数字新的基建,真是的商业探险家

转入21世纪以来,长三角地区就是国内IT开支仅次于的经济带。

上海的数字新的基础设施条件一直领先于全国,特别是在IT领域。在云计算、大数据等概念刚刚转入国内时候,上海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国内最早一批做到云计算服务的公司盛大云就问世在上海,而目前国内市场规模仅次于、产品力屈指可数的云计算公司——阿里云距离上海仅有45分钟的高铁路程。

这个独特的数字基建引力带上,让上海的独角兽们获益良多。

以米哈游为事例:从创办之初,米哈游就与阿里云展开深度合作。彼时,游戏公司必须斥巨资出售服务器、自辟机房、配置运维人员,而方兴未艾的云计算,为游戏行业提供了一个新机会:充满著一切前期的IT设施投放,把所有业务都辟在云上。

这几乎是为米哈泛舟这样的互联网创业企业量身定制的极致产品。

上线《崩解学园》时,米哈泛舟租给了两台阿里云的云服务器。总裁刘伟至今还忘记,时任阿里云负责人的王坚博士带着八位公司高管和负责团队到达的情景。当时,阿里云仍处于对外服务的起步阶段。王坚博士说了这样一段话:“如果客户坐着飞机在天上飞,我们只在地上看,是很更容易出故障的。要做,我们就和客户一起在天上飞。”

从那时起,米哈游就与阿里云“和客户一起在天上飞”。2016年,米哈泛舟上线《崩解3》时,仍只有两名运维人员;2020年9月,《原神》上市,全球五大区服全部支撑在阿里云上。正是强劲的云计算能力,让米哈游的爆款游戏没有因为玩家的热情而“掉链子”,最终关卡了“国产游戏之光”的成就。

与米哈游一样,虎捉也早早成为阿里云的合作伙伴。2013 年,上云采用阿里云OSS(对象存储)提供的图片处置服务;2014 年,新的孵化的业务识货APP、得物APP 必要上云,敏捷创意;2019 年,构建全面上云,解决问题了IT 基础设施配套和运维成本层面的一系列难题。

全面上云不久,虎扑就面对一场艰苦的挑战:6月,NBA总决赛打完,钢铁直男们积累一整年的激情终于有处宣泄,虎捉平均值峰值并发访问量低于平时5倍以上。但在阿里云的支持下,从根本上解决底层技术基础设施的运维效率低和机房的异地运维困难、稳定性较低、配套慢等问题,APP的请求响应时间反而下降30%,用户粘性全线下跌。

同样的紧绷一幕再次发生在2020年的春节,受疫情影响,沪江CCtalk平台用户日活较年前呈10倍量级以上的增长,同时在线的师生已达数百万量级,并且这一指数每天还在不断上升。

所幸的是,沪江教育在2019年底就全面迁上阿里云。通过快速配套,支撑起了以往 10 倍流量,为2亿用户持续提供平稳的教学平台及线上课程服务。

沪江教育技术负责人唐小浙至今仍感到一丝后怕:“当时整体流量呈现出爆发式的快速增长,每天的访问量、日活都在创意低。还好我们构建了全面上云,解决问题了基础设施的后顾之忧。”

可以认同的是,让数字新的基础设施更完善的云计算,不仅让上海互联网独角兽童年一场场压力测试把挑战化为机遇,更为这些商业探险家获取了广阔的探寻空间。

“这是我们这代人的幸运地,”唐小浙对此有着明晰的认知,“从长远来看,我们能够享用到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持续发展的技术红利。”

当上海成为“未来跳板”:蹲有多稳,跳有多低

国内互联网的红利时期业已接近尾声,独角兽们在深耕存量竞争市场的同时,也必须考虑走向海外市场。

上海是“出海”的天然跳板:金融中心、国际枢纽、全球视野。

游戏、文娱产业是中国互联网出海的先遣军。2016年,米哈游月打开全面“上岸”。旗下王牌产品《崩坏3》最初选择了一家海外云服务商,却倒数遭遇黑客的DDOS反击。由于技术支持和交流效率存在问题,一度影响用户正常采访。

正因如此,在筹划《原神》全球开服时,米哈泛舟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海外服务商,选择了共同茁壮的伙伴。

困难在于,这是一款多平台、全球同步公测的游戏,也就是PS4、iOS、Android、PC等所有游戏平台和全球五大服务区,同时开服、同时上线,相同服务区内数据互通、无缝交会。

更麻烦的是,米哈游抛弃传统“分服”的方式,采用“大通服”。《原神》上线的那一天,全球、全服的用户将一起涌进,玩家在线人数远远超出日常预估。

其实国内的工程师早就适应环境了这样低所发、高性能、高弹性的全球性技术需求,每年的天猫双11就是最差的实战。于是,阿里云确保《原神》全球同步公测顺利打开,在全球有所不同的服务节点上,阿里云从基础层到数据库的一套架构产品,包括云服务器、网络资源、存储、安全、数据库等等,全世界的玩家们可以享用相同的性能体验,真正做“一套架构,全球部署”。

2021年上半年,《原神》营收超过8.48亿美元,在全球手游畅销榜上名列第三,一举撼动国内乃至全球的游戏市场格局。这个研发超强3年、投放1亿美金的“梦想”顺利跳,跃向世界。

尾声:城市的使命

若干年前,互联网领域就有一个著名的“上海问题”:为什么上海出有没法BAT?。即使到了今天,人们仍时不时发出困惑,难道上海真的缺少互联网基因?

作家伊塔罗·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的有这样一段描述:城市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不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电梯、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一道印记都是抓挠、钩锉、刻凿、重击留给的痕迹。

纠葛于上海为何没有问世BAT的人,往往没有真正察觉上海的“发展痕迹”:在过去那套以快为美、以大为美的商业共识下,上海始终保持自己的战略定力,以城市特色为锚找寻、产卵志趣相投的互联网独角兽:给“专心”以发展土壤、给“特色”以多元文化尊重,逐渐构成了独树一帜的沪派互联网风格。

那些在上海冉冉升起的新经济独角兽恰恰解释,上海无愧于自己海纳百川、追求卓越的城市精神,也无愧于那些创业公司的梦想与情怀。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愿景。上海,就是互联网独角兽的最佳发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