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明浩科技频道,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地平线:用AI芯片驱动智能汽车

原标题:地平线:用AI芯片驱动智能汽车

“2025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L2级和L3级加一起,新车里面要达到50%。2030年部分自动驾驶和有条件自动驾驶要超过70%。”清华大学教授、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首席科学家李克强在11月11日举办的2020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发布并理解《智能网联成汽车技术路线图2.0》时说道。《路线图2.0》为我国汽车产业紧抓历史机遇,加速转型升级,实现建设世界汽车强国的战略目标提供了重要参照。

《路线图2.0》明确提出了“三横两纵”的技术架构,“三横”指车辆关键技术、信息交互关键技术与基础承托关键技术;“两纵”指承托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车载平台和基础设施。据悉,AI芯片企业地平线重点反对了《路线图2.0》“车载计算出来平台”部分的编制。

无独有偶。本月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针对自动驾驶领域,《规划》认为,要着力实施新能源汽车基础技术提高工程,突破车规级芯片、车用操作系统、新型电子电气架构等关键技术和产品,对我国减缓建设汽车强国,突破自动驾驶关键技术和核心产品提出了要求。

然而,数据统计显示,目前国内车载芯片自主化率严重不足10%,自动驾驶关键系统所用芯片几乎被国外供应商独占。对于未来的智能汽车而言,软硬件解耦、软件定义汽车的背后,最核心的就是车载AI芯片为其提供充足的算力支撑,可以说是智能汽车的数字发动机。

在汽车百年变革之际,车载AI芯片是决胜智能汽车变革的关键所在,因此,在整个汽车产业链中,AI芯片公司亦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地平线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家专注于研发自动驾驶芯片的创企,不仅用短短4年时间推出首个量产的车规级AI芯片征程2,赶上了Mobileye EyeQ4的辅助驾驶员芯片,并且在性能以及针对中国路况所获取的方案上都高于EyeQ4。

同时,不管是地平线的人才团队,还是其自身对AI算法和用户使用场景的解读,地平线都可以说道是国内最懂汽车智能化的AI芯片公司。

对此,地平线副总裁、智能驾驶总经理张玉峰则解释称,在AI运用上,往往场景决定什么样的AI算法需要符合这个产品市场需求,算法则定义什么样的AI加速的芯片架构,能够有效的去执行这一算法。

因此,相较于其他供应商,作为立足本土、目标国际化的AI芯片公司,地平线需要为车企提供更多的赋能,加速车企智能化道路。

未来的智能汽车究竟是什么样的?

虽然现在基本上所有车企都在加快自身的智能化之路,但对于未来的智能汽车产品究竟什么样,市场上尚未有定论。

不过,一个有意思的提法是,未来汽车将是一辆可以不断成长的汽车,即在不转变硬件的情况下,能够通过软件升级不断优化产品服务。

事实上,目前整个汽车行业可以说道是将特斯拉看做是未来智能汽车的典范,这主要得益于其两方面颠覆式的创新,一个是通过OTA能够让特斯拉车辆持续不断的进行升级,优化产品体验,另一个,则是其先进的自动驾驶系统。

相关数据表明,以Model 3为事例,特斯拉平均值每7.3天更新一次汽车软件,反观传统车企,往往半年时间都难以提供一次升级,甚至有的毕竟不提供OTA服务。

而特斯拉需要持续不断进行优化升级的背后,则是整个电子电气架构的转变。据了解,目前特斯拉车辆的电子电气架构已经由分布式的ECU架构改变为域控制器架构,并逐渐伸延为车载中央计算架构。

目前,特斯拉主要有三大域控制器,还包括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和整车控制,同时,据日经BP社在2019年报废特斯拉Model 3之后,得出特斯拉已经实现了车载中央计算架构。

这也就意味著,特斯拉需要构建韧解耦,仅次于效率地利用底层硬件资源,获取开放式软件平台,之后可以仅通过软件升级来不断提高产品体验。

比起于OTA,特斯拉更为激进的,则在于他的自动驾驶。

10月22日,马斯克公布推特称,自动驾驶计算出来平台FSD beta版将于晚上公布,但仅限于少部分用户。同时,马斯克还宣告将FSD套件价格将上涨约2000美元,从8000美元提高至1万美元,仅这一项软件的营收,已经累计超过10亿美元。

对于自动驾驶计算出来平台来说,AI芯片可以说道是其核心元器件,一方面,随着摩尔定律的发展,能够有效降低成本和能耗,另一方面,配套软件和算法研发的硬件产品,在效率上也会有质的提高。

事实上,最开始特斯拉在车载AI芯片方面,也是首先选择和英伟达和Mobileye进行合作,但由于Mobileye的强势和堵塞,英伟达一直降不下来的功耗和高昂的开发成本,双方的合作都并没有长远,最终特斯拉选择自主研发AI芯片,并独立国家研发了自动驾驶计算平台FSD,其算力超过了144TOPS,FSD对自动驾驶的算力反对,主要来自两块AI芯片,其单芯片算力约72TOPS。

但是,对于传统车企来说,特斯拉的顺利是不能复制的,不管是它的的自动驾驶大脑FSD的算力校验,还是特斯拉海量真实场景数据打造出的软件迭代闭环,抑或是面向智能时代的软件开发模式,都正在逐渐拉大与传统主机厂的差距。

与此同时,随着国产特斯拉的逐渐上市,以及马斯克所说3年左右特斯拉国产Model 3标准版续航将不会降至十七万元,都在进一步蚕食传统车企市场空间。

地平线如何赋能传统车企?

面对特斯拉的来势汹汹,传统主机厂该如何应对?

此前,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曾表示,国内主机厂最大的痛点,在于很多核心技术的供应商,如芯片和各种方案,都是国外供应商提供的,难以针对中国类似环境展开定制化研发。

原因在于,一方面国外供应商的核心技术研发并不在国内,本地主要是获取服务支持。另一方面,从心态上来讲,他们有可能更加重视欧美的市场、欧美的主机厂。所以,这也成为制约中国的主机厂不断向前研发、创新的一个最重要因素。

但涉及数据显示,随着汽车智能化对算力需求的指数级增长,预计到2030年,每辆汽车的车载AI芯片平均值售价将达到1000美元,整个车载AI芯片市场的规模将超过1000亿美元,沦为半导体行业最大的单一市场。

基于此,对于国内主机厂而言,自由选择本土供应商,做自定义化开发,打造核心差异竞争点,则出了必要的选择。

业内皆知,余凯博士在创立地平线之前,做到了20多年的机器学习算法,这给地平线带来了很不一样的特质。

今年6月份,在Google Waymo举办的全球目前为止场景最非常丰富、挑战最高的自动驾驶算法大赛中,地平线在5项比赛里获得了4项全球第一,1项全球第二,但地平线是一个芯片公司。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地平线是一个非常不懂软件的硬件公司,其能力可以确保地平线的芯片高效支持软件算法。

此外,地平线推出的"天工开物"AI开发平台能够将行业领先的算法、芯片以及产品快速迭代能力开放给客户。地平线数据闭环系统,则可以赋能合作伙伴构建从数据采集标示、模型训练优化、仿真评测,到模型OTA部署,末端到端的数据递归闭环,打造出具备覆盖整车整个生命周期的持续进化能力。

因此,地平线可以说是一家最懂算法的AI芯片公司,也是最不懂AI芯片的算法公司。通过算法护持的AI芯片,需要在整个自动驾驶系统中更好的提升感知效率。

在芯片性能上,余凯此前曾回应,作为新来者,地平线大概花了4年时间发售车规级AI芯片征程2,赶上了Mobileye EyeQ4的辅助驾驶员芯片,同时,在性能以及针对中国路况所优化的方案上,表现都高于EyeQ4。

针对征程3,Mobileye并没相对不应的产品,且征程3与Mobileye的芯片相比,有两点差异,其一是一颗征程3芯片需要同时做环视的自动泊车和前视的ADAS,很大提高性价比。

其二,地平线针对中国市场的消费者需求去打造其技术和产品,构成差异化的优势。针对中国市场比较迫切的市场需求,征程3不仅可以支持环视的自动泊车,还可以支持前装的行车记录仪,而欧美国家对这两项应用于的市场需求不低。

当然,Mobileye也即将推出更高算力的芯片,即EyeQ5。与之相对的,地平线也即将发售更强大的征程5,该芯片面向高等级自动驾驶场景,单芯片超过96TOPS的AI算力,反对16路摄像头,构成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不具备192-384TOPS算力,可支持L3-L4级自动驾驶,现已斩获车型定点。

"所以我们差不多用了4年时间,追齐了世界上最先进设备水平,未来两到三年时间,核心就是打破他们。"余凯说道。

从地平线的角度讲,其遥相呼应本土,要成为一个国际级的车规级产品,但真正让其去产生价值、创造价值的,则是去赋能主机厂,让主机厂自己去做他们想的有特色的、差异化的开发。

因此,此前我们需要看到,地平线接连与车企宣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对此,余凯表示:"我们跟车企正式成立联合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这种战略级的合作,不是类似于‘我有什么就给你什么’的交付模式,而是联合开发的模式。真正的联合开发是大家在一起,在产品定义阶段就共同探究,而不是说道我们有一个标准化的东西,你不得不拒绝接受。"

2020年,是地平线前装量产元年,征程2已经在长安UNI-T上实现前装量产,成为首个上车量产的国产AI芯片。同时,今年9月份,全球首发配备自动驾驶中国芯的显电SUV奇瑞蚂蚁月上市,搭载地平线征程2车规级AI芯片,构建了L2+级自动驾驶。

此外,今年内预计还将有6款搭载地平线AI芯片的量产车型上市。在智能驾驶域的ADAS和智能座舱域的嵌入式应用于方面,征程2芯片也已经顺利签约两位数的量产定点车型。地平线方面表示,预计今年前装装车辆将超过10万片,明年超过50万片,2022年将超过百万片。

在合作的企业上,地平线在智能驾驶领域已经同奥迪、一汽红旗、上汽集团、广汽集团、长安汽车、比亚迪、理想汽车等车厂达成深度合作,覆盖绝大部份自主品牌,并计划在未来进占合资品牌。

用好中国"芯"

很多时候,由于长期面临国内外技术的差距,很多人对于国产产品并不是很热情,在AI芯片领域同样如此。

事实上,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在车规级AI芯片上,整个AI行业中国并没有领先,尚在同一起跑线,而且我们有人才、有数据、有市场优势。从硬实力来说,从功耗到性能,地平线对比国外的厂商也是有优势的。

技术之外,地平线的主要优势在于,当自动驾驶级别越来越低的时候,它的系统复杂度、软件复杂度会急剧提高,这时候更必须芯片原厂为整车厂获取近距离保镖的反对服务。所以地平线在中国这个广大市场,对于主机厂有物理距离更将近的优势。国外厂商在中国要么没技术团队,要么没技术支持服务。

但对于地平线来说,张玉峰表示,遇上比较大的挑战和障碍,其实在于人们的认知。地平线是比较新的企业,也是一个中国本土企业,所以大家对芯片到底能无法相媲美海外的芯片,其实是心存顾虑的,地平线还必须时间。

对此,余凯也回应,这显然是需要愚公移山,比如征程2的芯片推出来以后,跟主机厂的签下非常快,但在芯片没出来的时候,很难去投。现在国外成熟期的芯片厂商,他们拿期货出来就可以跟主机厂签,大部分人还是因为看见才相信,极少数人能够做到因为相信才看见。

“汽车行业有典型的羊群效应,突破了一家,后面的车企都会跟着用,我们预计,今后两年地平线商业化进展将势如破竹,积蓄已久的技术势能将不会转化为强大的商业动能。"余凯说。http://www.sohu.com/a/432431837_180520返回搜狐,查阅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