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明浩科技频道,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华为断供一月,经销商投敌

「核心提示」

华为芯片遭遇断供,高端机匮乏,导致华为mate30遭到傻抢,线下价格持续上升,部分地区涨幅甚至多达10%。大经销商囤货居奇,小经销商的拿货成本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薄,不得不舍弃华为,转投其他品牌。

作者|马慧

来源|张洋

华为芯片断供已经一个月了,mate40公布前夕,mate30的价格却逆市攀升。

一个月来,涨价、缺货、利润变薄的争议,在华为经销商圈内流传,以往靠着华为吃肉喝汤的小经销商们,瞬间转入寒冬。

美国政府的打压,让华为在海外市场受到断裂,不过依赖国内下沉市场,华为还是度过难关,甚至在2020年第二季度销量多达三星,攀上全球销量第一的宝座。

然而,mate30的涨价,造成华为多个型号跟涨,线下渠道价格逼近线上官方价,终端经销商的利润空间被压缩到百元以内。 终端经销商曾经是华为兴起的重要依赖,如今因为利润减少,而转投其他利润更高的手机品牌。

华为危机之际,又遭经销商的无奈叛变,留下任正非的难题,还在持续升级。

Mate30一天一个价

涨幅500-700元

9月18日,距离华为芯片断供首日过去3天,距离余承东宣告麒麟9000或出再版,过去42天。 制裁的危机,悄然伏击在市场的波动里。 华为手机的渠道价,还在涨价的风口上。

当日在中关村科贸电子城,一位零售店老板缓了,点开当日价格表,拿着5G版8+128G的Mate30说道,“要的话加100,明天就不是这个价了。”一个月后,这款报价4350元的Mate30,又涨了80块,并平稳在4400元左右。它是华为今年涨价最疯狂的手机之一,因为本身销量好,在全系涨价后,涨幅高出500元,备受注目。

2019年9月,搭载麒麟990芯片的Mate30面世,128G的5G版定价4999元,但将近3个月,渠道价跌到到4300元。在2020年4月,又降到3800元左右,有传言称,因为Mate40将在10月末公布,Mate30有可能再降300元,但从7月末起,Mate30的渠道价,却慢慢浮了上来。

在中关村的小经销商吴柳回忆,“价格有时特20,有时特50,有时特100,大部分时候都是调高,没跌价的。”深圳一位线上渠道商也感叹,“早一个月完全不同,华为上涨傻了。”现在的市场上,一个月前买的华为,用一个月后变卖,还能赚一笔。

早些时候,吴柳以5700元买过二手Mate30pro,现在,缴二手都要5900元。吴柳还曾以5100元拿过全新的Mate30pro,但现在拿货价在5800元。

深圳一家经销商的多张价格表显示,华为Nova、Mate和P系列均涨幅300-500元,Mate30涨幅仅次于。其中,4G版Mate30涨幅多达600元,而没有配备麒麟芯片的飨宴10S和10plus,均降价200元左右。

越高端,涨幅越大。华为保时捷版和MateXs拉链手机在官网售价分别为12999元、16999元,在线下,渠道交易价格远远高达官方价。9月23日,华为保时捷版在中关村卖给16500元,Xs卖到20200元,半个月后,两款手机已经没相同报价,如果要货,吴柳要去回答渠道,“每个时间点的报价都不一样,没货。”但10月13日,在深圳,一家经销商还是得出了保时捷13803-14353元,Xs19003元的报价。

渠道价水涨船高,官网的优惠也消失了。网友在知乎上吐槽,618期间,在旗舰店买到3299元的Mate30,现在要4000元。

在淘宝等网店,价格更加恐慌,有人在3个月前,买到5G版Mate30pro只要5350元,现在买5800元。4个月前,有人以4146元买到5G版Mate30,现在该店卖到4898元,大上涨700块。

新机价格上涨外,华为二手机也顺势上涨。10月9日,二手平台转转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手机行情报告》表明,华为Mate30 128G 的4G和5G版本、华为Mate30 Pro 128G 4G的涨幅均已多达10%,广泛涨价300元以上。其中,99新华为Mate30 128G 5G版本9月底报价为3838元,较6月底的价格上涨了12.92%。

新机,二手机一起涨价,算是建构了手机行业新的奇观。

Mate30匮乏

经销商加倍囤货

华为为什么不会涨价?

在中关村,多个经销商不会告诉他你,因为华为芯片断供,导致缺货,物以稀为贵,价格自然上涨上去了。吴柳举例,在过去,中关村一天卖1500台手机,现在只能获得1000台,货少了,价格就上去了。

不过,吴柳并未感到显著的缺货危机。偶尔有几次没货,吴柳也很理解,“正好赶上了”,并不是渠道缺货。

缺货最明显的是华为高端系列。在过去一年,华为保时捷版和MateXs拉链手机在华为商城一直是缺货状态。吴柳说道,只要一放货,渠道商就会捉上,抢了调高卖,哪怕是二手货源,这两款也非常珍贵,吴柳还在朋友圈放出信息——“华为Xs高价重复使用,要卖过来换钱,秒款”。

在华为商城,渠道价一路加剧的全系列手机,并未有显著的缺货。但在线下,有分店回应担心,“卖一台较少一台”,可能需要从渠道商处高价进口商。

在湖南省H县城,耿芳过去从未为货源担忧过。作为小经销商,耿芳不囤货,和县城内的华为经销商关系处得好,有顾客要华为手机,她随时拿货,只是在经销商的批发价上加钱。但1个月前,耿芳所在的大卖场实行分货制,有时有货,有时没货。而卖场的华为Mate30,已缺货半月有余。

吴柳指出,华为要先紧着官网的货,给渠道商的货可能显然不够。某些地区分货较少了,自然局促。

不过,H县城另一位直接从华为方拿货的经销商李国福却告诉豹逆,拿货没有受限。李国福在当地经营一家手机卖场,2019年后,华为沦为店内销量的主力军,销量也依赖于小经销商的杂货和零售。

华为芯片断供的消息蔓开后,李国福有找过华为,华为安慰他,不必着急,问题不会解决问题的。李国福自由选择相信,但同时,他开始囤货。以往,他每月只拿50台手机,9月份,他寨了100台。

李国福不担心货砸在手里,一部手机可以用上几年,华为的全系手机价格还在上涨,涨得越高,他躺着赚的钱就越多。李国福的拿货价恒定,但出给下游小经销商的货价变高了,如果过去是2500元,现在就在2800元左右,“市场价每天都在变化”,而浮动的市场价,又给小经销商拷上枷锁。

一台赚四五十

不想卖华为了

经济环境下行、疫情肆虐,手机行情本来就不好。

吴柳吐槽,“一部手机赚个四五十块钱,有什么意思。”

吴柳说的是9月买一部华为Mate30的利润。9月中旬,Mate30的官网售价是4490元,渠道价是4350元,差价140元。在这140块钱里,吴柳要腾出优惠给顾客,还要考虑利润。在过去,一台Mate30随便卖,也能挣两百。

官网价是一道红线,“如果超过官网价,谁还来去找你卖,去找你卖不就想便宜一点吗?”在这条线下,留给小经销商的利润不多。10月13日,Mate30的渠道价已经到4385元左右。

过去一年,受到海外市场影响,华为将业务转回国内,可怕扩展线下市场。在南部H县城,华为招人、开店,给经销商让利。一台一千块的手机,如果成本价是700元,OV以900元出给老板,再以200元做到导购酬劳返利,华为则不会必要700元出,把利润都留给经销商,并承诺为他们调价,不导致亏损。

华为的让利,也获得经销商的确保。比如李国福调整奖励措施,买一台华为,提成两倍不止,买一台oppo、vivo,提成将近一半。耿芳则侧重推销,有人进去问手机,就推荐他们看华为,“除非有顾客点名卖oppo和vivo。”

推展经销商的是利润。华为没涨价前,耿芳给顾客优惠两三百,自己还能赚两三百,不仅利润高出一般手机的提成价,顾客还不愿买单,销量也高。

照顾好县城的经销商,曾让华为在国内市场一骑绝尘。2019年,华为在国内的智能手机发货量同比快速增长35%,销售了1.42亿台。这也让华为以38.5%的市场份额,坐稳国内头把交椅,缓解了华为在国外市场的窘迫。

但现在,华为开始涨价。

最先遭利润抨击的小经销商,率先离场。

整个8月,耿芳放了4条朋友圈,说明为什么华为涨价。有些写到,“芯片断供,造成P40,Mate,nova全系列不停涨价,5G手机基本平均涨幅200元。”

一开始,耿芳还只是警告顾客,近期手机只涨不跌,早买早用。到最近,她的朋友圈已经变为:“因为芯片原因,华为一会一个价(配图火箭),涨到你没利润,涨你没货卖,涨到你把亲爱的客户都得罪光为止,不要问今天什么价,请先问有货不。”

在过去,耿芳不时夸到华为,“为什么华为现在买得好,就是让经销商赚钱。”

但现在,她的众说纷纭逆了,“那也无法一直卖华为吧?华为涨价,销量又上不去,以前可以买100台的,现在卖30台。

在中关村,吴柳没深感销量骤减,他实在这是消费人群要求的。

不过,吴柳也实在没意思,有时他向顾客说明,“现在华为手机都在涨价”,有些老顾客不愿理解,加钱下单。有时生意整天,他也必要让顾客上官网卖,“不比我这贵”,和深圳的一家经销商一样,有时他也会给点建议,“晚点买,或者看看别的。”

耿芳会更直接,她透析商家的本质,“商家就是,什么利润低就买什么,利润不行了,谁还会一直卖华为?”

(不应采访对象要求,吴柳、耿芳、李国福为化名)